无产阶级妇女们,准备起来!

克拉拉·蔡特金

《无产阶级妇女们,准备起来!》(1914年8月5日)

原文原载于1914年8月5日《平等》杂志第23期(斯图加特版) 中译文译自库钦斯基《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德国社会民主党》1957年德文版)

欧洲各国人民所担心害怕的事,已经化为现实了。战争势必使生灵涂炭,住宅夷平,良田荒芜。奥地利把一个二十岁的塞尔维亚青年对皇储的毫无意义的行刺,变成对塞尔维亚人民的主权、独立、乃至对欧洲和平发动一场犯罪性谋害的借口。时机利用得恰好,因为塞尔维亚这时几乎无法指望俄国沙皇政府的援助。无产阶级的英勇的大罢工再一次表明,俄国的革命已处于临产的前夕。法国在眼下对于俄国专制制度的战争和侵略政策很难给予支持。参议院的讨论表明,军事体制存在着严重的缺点。三年服役期的恢复,使军事结构松弛,怨声载道。英国忙于应付厄耳斯特事态和其他类似的事件,看来好像没有多大胃口去投入一次恐怖残酷的世界大战。因此,奥地利帝国主义指望,它对塞尔维亚犯下的破坏国际法的活动,可以不受协约国的干预。它认为,打垮塞尔维亚,便可以堵住沙皇政府向地中海扩张的道路。

无产阶级的妇女们知道,凶残的沙皇俄国统治的扩张,意味着对各国人民的最危险的奴役。她们也完全清楚地知道,奥匈帝国并不保护各国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它纯粹是为了反动的哈布斯堡王朝的利益在斗争,为满足冷酷无情、丧尽天良的大地主和大资本家的金钱和权势的贪欲在斗争。在国内,奥匈帝国王朝践踏各族人民的权利,特别是无耻地蹂躏被剥削劳动人民的权利。尽管危机四伏,这个王朝多年来还使劳动人民的最低生活必需品不断加价,用恐怖和阴谋手段来阻止劳动人民反对剥削与贫困的斗争。现在,它正把这种勾当推向顶峰:强迫劳动人民的儿子去屠杀别人和被人屠杀。它并没有为人民的幸福和自由而冲锋陷阵的打算,决不能让它发动的战争来屠杀各国人民。

在德国,嗜利贪功的战争贩子们尽力向人民隐瞒这样一个朴素的真理,他们胡说什么奥地利战争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反对俄国野蛮统治的威胁。这次战争是日耳曼人反对“咄咄逼人、得寸进尺的斯拉夫主义”的一次十字军东征。他们胡乱叫嚷什么维护“德国的、尼贝龙根式的忠诚”义务。他们希望,德国这个同盟国把奥地利的战争当作自己的战争,并白白糟蹋德国人民的鲜血和财富。

这种企图的罪恶之大,实不亚于奥地利帝国主义的罪行。他们想点起一场使欧洲人民自相残杀的大火,而一小撮有权有势的人却坐收渔利。这种事情绝不容许发生。德国无产者——不分男女——都应当用行动表明:自己已经觉醒,已经准备好为争取自由而斗争。他们的和平愿望,跟其他国家——特别是法国的工人——的和平愿望紧密结合在一起,是不让教权主义的哈布斯堡王朝的战争演变为对欧洲人民大屠杀的唯一保障。

虽然德国政府保证,它已经——并且正在尽一切努力,来把战争限制在局部地区。可是,人民知道,政府官员的舌头,就跟毒蛇的舌头一样,是分叉的。德国外交家们的庸碌无能,也是众所周知的。尤其不能不清楚地看到这样一种情况:国际政治生活是如此错综复杂,一次偶然事件就会使各国政府的一切良好愿望化为泡影。一次偶然事件就会决定,威胁各国人民的世界大战之剑上所系的那股细绳是否会断开。

那些有钱有势的人们也郑重其事地发誓赌咒,说什么他们憎恨战争的恐怖、野蛮。的确,他们也在为地狱的可怖景象而担惊害怕。可是,他们一直却还不断在准备战争和挑起战争。人们只听到,自由派左翼的报刊以保护一切文化财产为名,鼓动德国去为奥地利拔刀相助,而这也就是指名要跟俄国和法国作一次你死我活的较量。可是,在这些报刊上,还沾满了为德、法两国议员的巴塞尔协商会议这首和平赞歌而洒出的激情之泪。虔诚的基督教的报刊和整天宣传天父的“不可杀人”的训诫的基督徒,竟在不知羞耻地鼓吹流血和屠杀。吮吸人民膏血的资本主义吸血鬼所戴的假面具已经扯掉了,这是势所必至的。没有人把这种对别国人民的屠杀当作是对自己同胞兄弟的屠杀,而认真坚决地进行斗争;人们对于资本主义年复一年在它的供奉利润的祭坛上杀害千百万同胞,也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有无产阶级将挺起胸来反对迫近眉睫的世界大战的灾难。如果不是由于屠杀他国人民的元凶之一——沙皇政府受到俄国无产阶级的政治罢工的牵制,而无法投入其渴望已久的屠杀的话,那么,战争的灾难早就会降临了。我们的俄国兄弟姊妹们在这些艰苦的岁月里所进行的革命斗争,至今还保障着世界的和平。我们不应当比他们胆怯和懦弱。他们在没有合法的政治权利的条件下,不顾监狱、流放和死亡的威胁,而进行的光荣的斗争,用事实给我们指出:一个坚毅果敢和勇于牺牲的工人阶级能够做出何等的业绩。

我们连一分钟也不容耽搁。战魔已经站在门口,我们应当趁它的妖风邪气还没有把觉悟不高的人民的最后一点理智和人道感迷惑之前,把它赶回黑暗中去。让我们从工厂和作坊中走出来,从草棚和阁楼中走出来,参加群众性的抗议运动吧!我们要让统治者和财主们毫不含糊地看到我们的坚定的决心:为自由而不惜牺牲一切,以至战斗到呼吸停止。

被剥削的人民群众已经有足够的力量肩负起推翻整个现存制度的重担。他们经常过着缺衣缺食的生活,而他们所创造出来的财富却为懒汉们挥霍掉。他们每日为了一点微薄的收入而在死亡线上挣扎。因此,当发出为和平和自由而战斗的号召时,他们难道会被艰难困苦所吓倒,会在危险和死亡面前止步?他们难道会给被当作杀害他们的子弟的刽子手而刚刚受到广大公众鞭笞的军国主义开放生路?在大街上,工人阶级群众的强有力的和平呼声,必然压倒杀气腾腾的护国分子的叫嚣。被剥削的男人或妇女只要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就必然会表现出痛恨战争和爱好和平的意志。

对于工人阶级来说,各国人民之间的友爱团结并不是一种空幻的妄想,而“世界和平”也不是什么漂亮的词句。在它的后面,有这样一个明显的事实:世界各国的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紧密团结在一起。这种团结绝不容许使无产者把杀人武器瞄准无产者,这种团结必然会灌输给广大群众这样一种决心:在战争中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武器来反对战争。无产阶级群众在反对战争中所发挥的力量,将是他们的解放斗争中的一次胜仗。如果他们丧失革命的魄力和干劲的话,那么他们就会遭到危险,蒙受牺牲。那么,应当怎么办呢?在一个人的命中或是一个民族的命运中有这样的时刻,在这个时刻里,只有全力以赴,才能战胜一切。现在,这样一个时刻已经来临。无产阶级妇女们,准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