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桐精舍

佛法在世间

归敬

稽首总敬三宝尊,是谓正因能普济。
生死迷愚镇沉溺,咸令出离至菩提。



引言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曾提到过佛教对跨性别人士的看见;也提到性别不是固定的。本文将更深入地探讨一下「跨性别」这个议题。

正文将分为两大部分:
一、「跨性别」的不同方面;
二、跨性别者与圣道。



正文

一、「跨性别」的不同方面

本段将分为三个小部分:
(一)性别认同;
(二)「跨」的动作;
(三)作为另一种性别而生活。


(一)性别认同

我们每个人在出生时,都会被「指定」一个性别,通常是「女」或「男」的二选一。并且,社会和文化中存在基于指定性别的预期(如性别角色)。当一个人的性别认同、性别表达、或行为与彼被指定的性别预期不符时,一般称这个人为「跨性别者」。常见的跨性别者包括跨性別男性 (female-to-male)、跨性別女性 (male-to-female)、非二元性别者 (non-binary)等。

当我们对佛教中的「轮回」、「业」、「习气」等概念有了一定了解之后,就很容易注意到:哪怕是在一个相对严格的二元顺性别模型中,跨性别的存在也是自然而合理的。下面是三个例子。[注1]

A. 曾经连续多生作为女性生活的人,假如此生作为男性而出生、成长,就容易对其现有的身体感到不对劲。彼可能会觉得:「我不喜欢自己的性征」,「被别人当作男性令我不适」,「要是生为女孩该多好」等等。——这是「跨性别女性 (MtF)」的例子。

B. 我们这个世界处于三界中的欲界;而色界和无色界不存在性别。色界和无色界居民的寿命很长。曾长期生活在那里的人,假如投生在欲界,就容易对「性别」及相关概念感到困惑或不适。彼可能会觉得:「人的特质不应当与性别绑定」,「我既不自我认同为女性,也不认同为男性」等等。——这是「无性别者 (agender)」的例子。

C. 也有可能,一个人在最近的若干生中,没有作为同一种指定性别而生活,也没有长期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中。换言之,彼的性别(及与性别相关的预期等)频繁地改变着。因此,彼对任何一种性别都没有与生俱来的习惯或偏好。一方面,彼有可能随遇而安地接受此生被指定的性别。另一方面,由于每一生的身体及遇到的性别预期都不尽相同,彼也有可能觉得:「我似乎同时具有两种性别」,「我的性别认同不断地变化,不是固定的」等等。——这是「双性别 (bigender)」与「性别流动 (genderfluid)」的例子。

经中说:「行业果报不可思议」,唯有佛能彻底通达。我们由于自身的限制,不可能彻底理解跨性别的情况,所以不应当草率地评判 (judge) 任何一位跨性别者、或跨性别群体、或跨性别这件事情的存在等。《十住毗婆沙论》提到:「不应妄称量人。若称量者,则为自伤。唯佛智慧,乃能明了。」这是很中肯的劝告。


(二)「跨」的动作

「跨」(转变)这个动作,包括:改变身体的性征、改变性别表达、两者都有等情况。

我们知道,在轮回中,众生的性别是不断地改变着的。换言之,此生死后、在下一世投生为另一种性别,是非常自然而合理的。——这是「宏观」的生死。另有一种「微观」的生死,值得我们的注意。

宏观的生死很容易观察到:一段生命开始于投胎(生),结束于死亡(灭),从投胎到死亡之间的寿命看似稳定(住)。其实,身体也好、思想也好、生命也好,都是「
刹那不住」的。举例来说,我们的身体在不断地新陈代谢,每一刹那都有细胞死亡、有新的细胞诞生;我们的脑中也是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就像电影一样,一帧帧的静止画面快速地出现与消失,让我们产生了「连续」和「运动」的错觉。因此说,我们每个人、每个瞬间,都在不断地死—生—死—生……这就是微观的生死。如《说无垢称经》所言:「刹那刹那具生老死,即没即生。

宏观的生死与微观的生死没有本质区别。因此,如果在宏观的死后投生为另一种性别是自然而合理的,那么在此世的任何一个瞬间改变性别同样是自然而合理的。

事实上,佛教中对于「现世改变性别」的情况,多有记载。例如,本系列第五篇中提到,《法华经》中记载的龙女,就是「
忽然之间,变成男子」,从女身转变为男身。再比如《金光明最胜王经》中记载的一位名叫如意宝光耀的天女,也是一瞬间「即转女身,作梵天身」,从女身转变为无性别身。


(三)作为另一种性别而生活

「跨性别」不是一种突发奇想的决定、尝鲜、或潮流。对于许多跨性别者们来说,「跨性别」意味着一种生活状态,而非一个瞬时的动作。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有一位我们相当熟悉的菩萨,可以被称为跨性别的代表:观世音菩萨。

三千年前曾经出现在古印度、并被记录在佛经中的观世音菩萨,是一名男子。然而,观音信仰传入我国之后,菩萨的形象却变成了女性。菩萨对此没有任何意见。事实上,在千余年间的大量感应记载中,观世音菩萨都是以女身示人的。例如,据民国的印光法师说:「于梦中所现,多为老太婆身。」(当然了,也会示现其余各种形象,例如天、龙等,广如《法华经·普门品》中所说。)



二、跨性别者与圣道

相当多的跨性别者们,对世间种种苦的体会都很深刻。例如:

– 乍然投生在一个不熟悉的身体或世界中,是「生苦」;
– 开始使用激素等性别确认手段越晚,往往改变越有限,是「老苦」;
– 高发的抑郁、焦虑等情况(尤其是源于社会压力等),是「病苦」;
– 生活中伴随着暴力与死亡威胁,是「死苦」;
– 时时刻刻和一具不对劲的躯壳相伴,和不支持自己的人一起生活,甚至被送去危险的地方「矫正」等,是「怨憎会苦」;
– 同伴已经很难得了,而其中相当一部分被欺侮、被送去「矫正」、被杀害或自杀,是「爱别离苦」;
– 很难做自已,很难作为自己而被看见、被平等地尊重等,是「所求不得苦」。


那些对苦有切身而深刻的体会的人中,有一些是有希死念虑的。按照佛教的看法,真正一劳永逸「消失」的办法是涅槃,而不是自杀。因为自杀者由其自身的烦恼和业牵引(集谛),还会继续投生,这是非常令人绝望的事情(苦谛)。只有按照恰当的方法去断除烦恼(道谛),才能真正断除一切痛苦,才能达到究竟而永远的解脱(灭谛)。如《未曾有因缘经》卷二说:

譬如车牛,厌患车故,欲使车坏。前车若坏,续得后车,扼其项领——罪未毕故。人亦如是,纵令烧坏百千万身,罪业因缘相续不灭。

前心作恶,如云覆月;后心起善,如炬消暗。……改恶修善,速得解脱。


如果一位跨性别者对苦深有体会、对世间感到厌烦、对生命不抱期待等,一旦遇到善知识引导、为彼解释四圣谛法,就很容易发起声闻乘的顺解脱分善根;最快的情况,在三生之内就能证得阿罗汉果、入无余涅槃。因为顺解脱分善根与心的关系很大。如《大毗婆沙论》卷七提到:
若有增上意乐,欣求涅盘、厌背生死者,随起少分施戒闻善,即能决定种此善根。……若极速者,要经三生:谓初生中种此种子,第二生中令其成熟,第三生中即能解脱。


或者,有可能,一位跨性别者推己及人,注意到一切众生沉沦生死,受无量种苦,因苦而起烦恼、因烦恼而造业、因业而继续受苦……永无止境。彼因此而悟入因缘法门、发起辟支佛乘的顺解脱分善根;或为了帮助更多的人离苦得乐而发菩提心。

甚至,有可能,会有跨性别者以性别议题为缘,从「非男非女」的角度,入不二法门,远离虚妄分别,发无上心。就像《首楞严三昧经》卷一所言:

发大乘者,不见男女而有别异。所以者何?萨婆若心不在三界;有分别故,有男、有女。



脚注

[注1]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例子是简化后的结果,是基于二元顺性别模型的。笔者举这些例子只是为了使人便于理解,绝非宣称它们一定代表真实情况。实际上,业是非常复杂的;跨性别是由许多因素导致的,且存在个体差异。


回向

愿诸世界常安隐,无边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业并消除,远离众苦归圆寂。
恒用戒香涂莹体,常持定服以资身,
菩提妙华遍庄严,随所住处常安乐。



参考文献

《中阿含经》,东晋罽宾三藏法师瞿昙僧伽提婆译,CBETA 2020.Q4, T01, no. 26.
《妙法莲华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20.Q4, T09, no. 262.
《佛说无量寿经》,曹魏天竺三藏康僧铠译,CBETA 2020.Q4, T12, no. 360.
《菩萨从兜术天降神母胎说广普经》,姚秦凉州沙门竺佛念译,CBETA 2020.Q4, T12, no. 384.
《说无垢称经》,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 2020.Q4, T14, no. 476.
《佛说首楞严三昧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20.Q4, T15, no. 642.
《金光明最胜王经》,唐三藏法师义净译,CBETA 2020.Q4, T16, no. 665.
《佛说未曾有因缘经》,萧齐沙门释昙景译,CBETA 2020.Q4, T17, no. 754.
《佛说无常经》,唐三藏法师义净译,CBETA 2020.Q4, T17, no. 801.
《十住毗婆沙论》,龙树菩萨造,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20.Q4, T26, no. 1521.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五百大阿罗汉等造,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2020.Q4, T26, no. 1545.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三,第621页,<复裘佩卿居士书二>。
《新编全本印光法师文钞》卷十六,第795页,<复易思厚居士书>。

#佛法在世间

归敬

稽首总敬三宝尊,是谓正因能普济。
生死迷愚镇沉溺,咸令出离至菩提。



引言

《法华经》是佛教中的一部很重要、也很有名的经典。这部经典在一般人中最出名的地方,除了其中的<普门品>之外,恐怕就属「五障」的说法了。从古至今,很多人都曾引用「五障」,以说明女性绝无可能成佛。这种论调是否有充足的道理?我们还是遵循「四大教法」,仔细地考究一下。

以下,正文将分为三部分:
一、定义与反例;
二、声闻的局限;
三、翻译的变迁。

其中,第三部分较长;甚至,对于一些读者朋友而言,可能是枯燥的。我写出来,一方面是希望展现不同的角度;另一方面,其中提到的一篇论文,是促使我较为系统性地反思、梳理「佛教的性别观」的一个重要契机。



正文

一、定义与反例

有关「五障」,最著名的、也是最常被引用的一段经文,出自鸠摩罗什法师翻译的《妙法莲华经·提婆达多品》:
又,女人身犹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帝释;三者、魔王;四者、转轮圣王;五者、佛身。


这里说,有五种地位/位置,以女身无法胜任:
a) 梵天王,即梵天的天王(在色界);
b) 帝释,即忉利天的天王(在欲界);
c) 魔王,即他化自在天的天王(在欲界的最顶层);
d) 转轮圣王,一种统治范围很广的人间帝王;
e) 佛。

乍一听,这话讲得很坚决,毫无回旋余地;其实不然。以下是一些典型的反例。


在上一篇中,我们讨论了「权实」的概念;而「五障」很显然就属于「权」的说法。上一篇中,我们引用了《广普经》和《涅槃经》中的两个活生生的「女身成佛」的例子。以女身尚且可以作佛,何况作天王、人王呢!

  • 转轮圣王

转轮圣王,是一种统治疆域非常辽阔的皇帝或国王;它不是一个男性限定的职位。就像我国历史上出过女皇武则天、欧洲君主制国家有女王一样,《过去世佛分卫经》卷一记载了一位女性的转轮圣王:
母闻佛言,倍怀踊跃。后当作母人转轮圣王,积七百世。
[注1]

  • 梵天王

女人身不得作梵天王」这个说法是片面的。梵天在色界,而色界不存在性别。换言之,梵天王既不会是女身,也不会是男身。诚然,一些经中提到梵天王是「大丈夫」;而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已经分析了,「丈夫」是一个中性的尊称,有关善法,无关性别,不是「男性」的同义词。因此,「女人身不得作梵天王」并不准确。


二、声闻的局限

《法华经》在大乘佛法中相当重要;它的主题之一,就是赞叹佛的智慧深广,并指出声闻的局限——「五障」那句经文的上下语境,很明确地体现了这一点。那句经文是有名的「龙女成佛」典故的一部分。其中,提出「五障」的舍利弗是反面教材——他语音未落,立刻就被打脸。显然,「五障」的说法恰恰是《法华经》所否定的。一些人用《法华经》来给其厌女思想背书,是站不住脚的。

故事大意如下。

佛:我现在讲的《法华经》是很殊胜的经典,依之修行可以很快成佛。
智积菩萨:有栗子吗?
文殊菩萨:有呀,比如一位八岁的龙女。
智积菩萨:真的吗?我不信
.jpg

(话音未落)
龙女:突然出现
.jpg
龙女:我确实也要成佛了(。
舍利弗:不信
+1. 女身有五障,怎么可能成佛?

(龙女掏出一颗宝珠递给佛,佛接过去)
龙女:我把宝珠递给佛、佛接过去,是不是很快?
舍利弗:是的,挺快的。
龙女:看好了,我成佛比这更快。

于是龙女瞬间变成非常庄严的形象,圆满种种菩萨行,在南方的无垢世界成佛。当时在座的所有人,都亲眼目睹龙女在一刹那间成佛、并为无量众生说法。刚才质疑的智积菩萨,以及提出「
五障」的舍利弗,都哑口无言,只能「默然信受。


三、翻译的变迁

从西晋到姚秦

「法华经」现存三个主要的中译本:
A. 西晋或更早期的《萨昙分陀利经》(译者不详,西晋时已失译,以下简称古本);
B. 西晋时期的《正法华经》(法护译,以下简称护本);
C. 姚秦时期的《妙法莲华经》(鸠摩罗什译,以下简称什本)。另有隋朝翻译的《添品妙法莲华经》,以什本为基础,稍加增补、修饰,绝大部分内容完全一样。一般说的「法华经」就是指什本。

古本没有提到「五障」。其中记载的舍利弗的质疑,主要是针对龙女的资历,认为她修行时日尚浅。

舍利弗即谓女:「虽发是愿,佛不可得。又,汝女!行积功累,行未应菩萨。」


护本中,舍利弗提到,还没见过女性作天帝乃至佛这五种的。此经中将其概括为「五位」,而没有称之为障碍。
时,舍利弗即谓女言:「汝虽发意、有无极慧,佛不可得。又如女身,累劫精进,功积显著,尚不得佛。所以者何?以女人身未阶五位:一曰天帝,二曰梵天,三曰天魔,四曰转轮圣王,五曰大士。」


我们所熟悉的「五障」,只存在于什本中。
时,舍利弗语龙女言:「汝谓不久得无上道,是事难信。所以者何?女身垢秽,非是法器,云何能得无上菩提?佛道悬旷,经无量劫勤苦积行,具修诸度,然后乃成。又,女人身犹有五障:一者、不得作梵天王,二者、帝释,三者、魔王,四者、转轮圣王,五者、佛身。云何女身速得成佛?」


一个个人的猜测是:鸠摩罗什法师将「五位」翻译为「五障」,或许恰恰是为了突出声闻的局限、彰显大乘佛法的不可思议——舍利弗是所有声闻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这样的舍利弗,尚且很难相信、很难理解龙女成佛一事,可见《法华经》确实是「第一希有、难解之法。


从天竺到龟兹

我最早注意到《法华经》中「五障」这个细节的问题,是因为拜读了一篇文章:Translating the Dharma and Gender Discrimination: The Blame Should Be On Us (Dash, 2005). 在这篇文章中, Dash 教授检验了《法华经》的梵文抄本,以及现存的汉译本和英译本。她指出了几个值得注意的地方。

首先,梵文中有一个词
 adyāpi, 意为「尚未/不曾」,什本没有体现;护本中则有对应:「未阶」。这个词透露出两则信息:a) 舍利弗虽不曾见过女性成佛等五种情况,但不意味着完全没有,或将来不会出现;b) 梵文中,这句话的语气,与其说是否定,不如说是惊叹与感佩:「真难得呀!我还未曾目睹女性成佛呢。」

其次,「
五障」对应的梵文是 pañca sthānāni, 直译为「五个位置/地位/级别」。护本作「五位」是准确的;什本作「五障」是不太符合梵本的翻译。由于鸠摩罗什的翻译忠实地基于一个龟兹传本,我们可以猜测,《妙法莲华经》在从印度向龟兹传播的过程中,或许受到了某些地方厌女文化的影响。这段厌女的小碎片被保留在中文中;在后续的近两千年中,该段经文所处的语境又被忽视了。最终,这个小碎片被夸张地放大,并负面影响了许多人在性别议题上的态度,不得不说有些令人遗憾。

再者,这五个位置的具体名称,中译本与现存梵文写本并不一致。梵本有 mahārāja 
(大王)而中本无;中本提到的「魔王」在梵本中则不存在。两个可能的猜想是:a) 翻译中产生了错误;b) 翻译无误,而是现存的梵本与当年依之作译的梵本之间有传写差别。 Dash 教授指出,不论是哪种情况,似乎都表明,经中对这五个位置的论述是无关紧要的——否则绝不会出现明显的不一致。


释疑

1. 问:在第二部分中,你只举出了佛、转轮圣王、梵天王这三个反例。那么帝释和魔王呢,是否有女身的案例?

答:我才疏智浅,暂时没有在经中读到有关女身的帝释或魔王的案例。不过以理推之,应当是有的。以女身尚且可以作佛,何况是帝释、魔王呢!


2. 问:龙女在献珠之后、成佛之前,「忽然之间,变成男子。」岂不是说明成佛必须要以男身么?

答:请注意「」这个字。这个字透露出许多信息。且说三层。

A. 如上一篇中提到的那样,诸佛是超越性别的;但「怜悯一切诸众生故,而复示现种种色像。」龙女示现以男身成佛,是为了化导特定的众生,而不是说必须以男身成佛。如火焰世界的许多女性,直接以女身成佛,而不变为男子。众生因缘不同,所以诸佛示现以不同的身成佛——男性、女性、超越性别,人道、天道、超出三界,等等等等,本质上都没差的。

B. 在一些人的观念中,「转女成男」是很困难的;女人必须作种种功德,才能转为男子。龙女在「忽然之间」就能「变成男子」,是为了侧面证明所言不虚、证明自己早已具足无边功德。一个类似的例子是《大宝积经·妙慧童女会》中的妙慧童女,她说:「女人之相了不可得,今何所转?……若我此言非虚妄者,令此大众身皆金色;我之女身变成男子,如三十岁知法比丘。」她话音未落,已经「此诸大众皆作金色,妙慧菩萨转女成男,如三十岁知法比丘。」这证明她所说的「女人之相了不可得」是真实语。

C. 」,即「非实」。如《维摩诘经·观众生品》中,天女将舍利弗变为女身,告诉他说:「舍利弗!若能转此女身,则一切女人亦当能转。如舍利弗非女而现女身;一切女人亦复如是,虽现女身,而非女也。是故,佛说:『一切诸法非男非女。』


脚注

[注1]母人」即「女人」,主要见于早期翻译的佛经中。如东汉翻译的《阿阇世王经》中有「亦不见母人、亦不见男子、亦不见男儿、亦不见女儿」之语。


回向

愿诸世界常安隐,无边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业并消除,远离众苦归圆寂。
恒用戒香涂莹体,常持定服以资身,
菩提妙华遍庄严,随所住处常安乐。



参考文献

《过去世佛分卫经》,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CBETA 2019.Q4, T03, no. 180.
《妙法莲华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09, no. 262.
《正法华经》,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CBETA 2019.Q4, T09, no. 263.
《添品妙法莲华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隋仁寿元年崛多笈多二法师添品,CBETA 2019.Q4, T09, no. 264.
《萨昙分陀利经》,失译,CBETA 2019.Q4, T09, no. 265.
《大宝积经》,唐三藏法师菩提流志译,CBETA 2019.Q4, T11, no. 310.
《大般涅槃经》,北凉三藏法师昙无谶译,CBETA 2019.Q4, T12, no. 374.
《维摩诘所说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14, no. 475.
《佛说阿阇世王经》,后汉月氏三藏支娄迦谶译,CBETA 2019.Q4, T15, no. 626.
《佛说无常经》,唐三藏法师义净译,CBETA 2019.Q4, T17, no. 801.

Dash, S. R. (2008). Translating the Dharma and Gender Discrimination: The Blame Should Be on Us. In K. L. Tsomo (Eds.), Buddhist Women in a Global Multicultural Community (pp. 267-273). University of San Diego.

#佛法在世间

归敬

稽首总敬三宝尊,是谓正因能普济。
生死迷愚镇沉溺,咸令出离至菩提。



引言

在上一篇中,我们提到:「佛是『非性别/超越性别』的」。同时,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释迦牟尼佛等许多佛,都是以男身成佛/示现男身的。这不免使人产生疑惑:女性可以成佛吗?佛可以是女身吗?
正文将分为三个部分:
一、女身成佛的典故;
二、「权」与「实」;
三、超出三界的菩提心。



正文

一、女身成佛的典故

《广普经》卷四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名叫火焰的世界中,所有居民都是女性。当时的佛叫做无欲佛。无欲佛为大家说法,大家听了都很受用,并发菩提心。有许多人在旷野修行;修行有成,全都直接以女身成佛、济度众生。

佛告无尽意菩萨:「过去五十四亿恒河沙劫,有世界,名曰火焰;佛名无欲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说法度人,善修梵行,四审谛法施惠一切。

「彼土人民悉受女身,解了无常、苦、空、非身,分别受入,无诸烦恼,厌患身苦;齐同一愿,发大弘誓,着无畏铠,欲度众生,净佛国土,蠲除秽恶,立志坚固,乐不退转。

「时有七十万二千亿女,在大旷野、非人行处,齐同一行,解空、无想、无愿之法。一日一时,三等通达,即成佛道,众相具足,存亡自在,以小受大、以大入小。即于彼日度阿僧祇无量众生,于无余涅盘化度众生。是谓不舍身、受身,而成佛道。」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
「法性如大海, 不记有是非。
 凡夫贤圣人, 平等无高下。
 唯在心垢灭, 取证如反掌。
 道成王三界, 阐扬师子吼。
 分别本无法, 无有男女行。
 今在五浊世, 现有受身分。
 断灭计常者, 障阂经劫数。」


佛虽然超越了性别,但为了度众生,也还是会示现男身、女身、以及其余种种形象。这是由诸佛的不可思议大慈悲力、大智慧力、大神通力、大愿力成就的。事实上,《广普经》中除了提到女身成佛,还提到以帝释身、魔王身、梵王身成佛的案例。假如执着「只有男人可以作佛」,反而是把佛看扁了。

在《大般涅槃经》卷四中,释迦牟尼佛也这样自述:

我又示现于阎浮提女身成佛。众人皆言:『甚奇!女人能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来毕竟不受女身;为欲调伏无量众生,故现女像;怜悯一切诸众生故,而复示现种种色像。


这些经文讲得很明白;同时,也有可能引起一些朋友的困惑:在另一些佛经中,确实提到,成佛只会在人道、只会以男身等等。这是不是自相矛盾呢?——为了解决这个困惑,我们需要理解「权」与「实」的概念。


二、「权」与「实」

「权」与「实」是佛法中的一对很重要的概念。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提到:「佛教强调因材施教」。每位众生的文化背景、学习进度、理解与接受能力等情况都是千差万别的。佛在说法时,会根据听众的具体情况,而采用不同的策略;所说的内容也有深浅之别——这就是「权实」。「权」指权宜,即为程度较浅的人,说较浅的法;「实」指真实,即与程度较高的对象,探讨最深入、最究竟、最彻底的法。

通则是:当两段深浅不一的内容产生字面上的矛盾时,以「实」的那一段为准。类似于,小学低年级所学的「小数不能减去大数」等知识,不适用于更高的年级。[注1]

在《广普经》中,佛很明确地告诉高年级学生,所谓的「女身不能成佛」、「成佛一定是以男身、在人道成」等等,只是一种「权」的说法,是说给那些暂时不能接受更深入的法的人听的。因为,从根本上来说,佛法也好、佛果也好,都是超越性别的。


法性纯熟,无男、无女;善权义说:『受女人身,无佛记别。』


这也像之前文章中分析的那样,所谓的「男女性别」只是一种表象,不同性别的人之间并没有本质区别。


三、超出三界的菩提心

到目前为止,我们讨论的都是「成佛」这个「果」。下面,我们换个角度,考察一下成佛的「因」。

先提供一些背景信息。成佛的「正因」(根本原因)是菩提心。「佛」全称「佛陀 (Buddha)」,意思是「觉悟者」;「菩提 (Bodhi)」的意思是「觉悟」,旧译为「道」,这两个词源于同一个词根。「菩提心」可以简单理解为「想要成佛的心」。「菩提心」的近义词是「萨婆若心」。「萨婆若 (Sarvajña)」的意思是「一切智」,即佛的智慧。

《首楞严三昧经》卷一提到:

发大乘者,不见男女而有别异。所以者何?萨婆若心不在三界;有分别故,有男有女。


性别是三界内的法——准确来说只存在于三界中最低的欲界。在人间,性别是在人的堕落过程中出现的,因此根本上来说源于人的妄想分别。而学习大乘的人,发菩提心,不被表相迷惑,不会执着性别,不会认为性别是固定而实有的,也不会认为不同性别之间有根本区别。佛果是超出三界、超越性别的;与佛相应的「萨婆若心」和想要成佛的「菩提心」也都是超出三界、超越性别的。

类似地,《海龙王经》卷三提到:

又如所云:『不可以女身得成佛道。』男子之身亦不可得!所以者何?其道心者,无男无女。


这句经文讲得很明白:如果说女身不能成佛的话,那么男身同样不能成佛。因为成佛的根本不在于物质界的身体,而是在于菩提心——而菩提心是超越性别、乃至超越一切分别的。


释疑

1. 问:《大智度论》卷五十六说:「女人可得作佛,非不转女身也。」是否与你所说矛盾?

答:不矛盾。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

A. 上文中,我们讨论了「权」与「实」的区别。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典型的权说法。如《广普经》所说:「善权义说:『受女人身,无佛记别。』」这是方便之言,并非究竟。

B. 这句话是有密意的。「转女身」是指舍弃粗浊的生死之身,转而获得清净法身。就像上面引用的经文提到的那样,成佛的正因是超出三界的菩提心,而不是三界之中的肉身。假如说女身不能成佛的话,那么男身同样不能成佛。


2. 问:《大佛顶首楞严经》卷九将「男佛女佛」的说法列为一种邪见。你说女身成佛,岂不是宣扬邪见?

答:这里有一点误会。「男佛女佛」的说法错在颠倒因果。譬如泥塑,将泥捏成猫、狗等种种形状;虽然有种种形状,本质上都是泥——而泥是无关动物的。我们可以说「用泥捏成猫狗」,或者说有「泥猫」、「泥狗」;却不能说有「猫泥」、「狗泥」。类似地,发菩提心乃至成佛,以种种身成佛、又示现种种身而度众生(举例如观世音菩萨的三十二应)。我们可以说「佛化作男身、女身」,或者说「佛示现以男身、女身成佛」;却不能说有「男佛、女佛」。


脚注

[注1] 「权实」是一组相对的概念,而不是相互独立 (mutually exclusive) 、完全穷尽 (collectively exhaustive) 的二分系统 (dichotomy),就像「高低」、「远近」、「明暗」等相对概念一样。如《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卷三所言:
以一切有情根性行相差别无量,诸佛世尊为令趣入,随其尔所差别根性,说法宝藏亦有尔所无量无边。



回向

愿诸世界常安隐,无边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业并消除,远离众苦归圆寂。
恒用戒香涂莹体,常持定服以资身,
菩提妙华遍庄严,随所住处常安乐。



参考文献

《大般涅槃经》,北凉三藏法师昙无谶译,CBETA 2019.Q4, T12, no. 374.
《菩萨从兜术天降神母胎说广普经》,姚秦凉州沙门竺佛念译,CBETA 2019.Q4, T12, no. 384.
《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唐三藏法师不空译,CBETA 2019.Q4, T13, no. 404.
《维摩诘所说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14, no. 475.
《佛说海龙王经》,西晋月氏国三藏竺法护译,CBETA 2019.Q4, T15, no. 598.
《佛说首楞严三昧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15, no. 642.
《佛说无常经》,唐三藏法师义净译,CBETA 2019.Q4, T17, no. 801.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唐天竺沙门般剌蜜帝译,CBETA 2019.Q4, T19, no. 945
《大智度论》,龙树菩萨造,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25, no. 1509.

#佛法在世间

归敬

稽首总敬三宝尊,是谓正因能普济。
生死迷愚镇沉溺,咸令出离至菩提。



引言

在上一篇中,我们提到:「三十二相并非男性的专利;相本身是中性的……并不是和性别绑定的。」这里藏着一个小彩蛋:「三十二相」全称「三十二大丈夫相」——「丈夫」不是「男性」的同义词,而是一个性别中性的尊称。并且,佛又被称为「调御丈夫」,而佛也是「非性别/超越性别」的。「丈夫」与否,在佛法中的判断标准是特定的善法,或者说品德。按照这个标准,我们绝大多数人,其实都不是「丈夫」,无论男女。

正文将分为两部分,介绍两段相关经文,分别出自《阿毗达摩大毗婆沙论》卷九十和《大般涅槃经》(北本)卷十八。



正文

一、梵天是男的吗?

无论是在古印度,还是在我国的传统中,「丈夫」都是一个男性专属的褒义词。佛教则消解了「丈夫」一词的性别色彩,并赋予它新的含义。《大毗婆沙论》卷九十的一段讨论,就体现了这一点。

问:色、无色界,既无男根,应非丈夫?

这个问题引出了「丈夫」和「男性」之间的区别。它的背景是:「梵天王」这一位天神,虽然在佛教中是无性别的(因为在色界),但在印度传统中却是男性、是「大丈夫」。佛教说梵天没有性别,很容易被其他宗教人士误解为神身攻击:「什么?你竟敢说我尊敬的天神不是大丈夫?」

答:色、无色界,有丈夫用,故名丈夫。『丈夫用』者,谓能离欲、能成善事,故名丈夫。

这是佛教的回答。第一句给其它宗教人士顺顺毛,说你们尊敬的天神确实是大丈夫,我们不否认。第二句解释说,因为高层次的天人,远离了欲界粗浊的欲望;并且,是修习种种善法才投生到高层天——或者说高层天具备种种优秀品德。

这话一方面拍了天神的马屁,另一方面也转移了重点。在这里,「丈夫」的判断标准是品德:「
能离欲、能成善事」,而与生理性别无关。此外,它也暗示了:那些被贪瞋痴牵着鼻子走的人——或沉迷五欲、或恣心作恶,都不配称「丈夫」。

如契经说:「四向、四果,皆名丈夫。」

佛经中说:「声闻乘的贤圣,都被尊称为『丈夫』。」——因为彼等都「能离欲、能成善事」。这句引用,进一步说明了「丈夫」这一尊称是基于善法的。[注1]

非诸女人皆无向、果。如契经说:「此大生主,虽是女人,而入圣道,得果尽漏,亦名丈夫。」

这两句则解释,善法和贤圣果位,与性别无关。上文说「贤圣尊称『丈夫』」,并不是说女性无法修习善法、无法成为贤圣。举例如大生主比丘尼(即摩诃波阇波提,是释迦牟尼佛的姨母)。佛经中说:「这位大生主比丘尼,虽然是女性,但也证得了阿罗汉果,是一位『丈夫』。」这些经文有力地回击了当时世俗及其它许多宗教中对女性的偏见——认为女性不堪修习胜法、无法证圣果等。


二、调御丈夫,谁是丈夫?

佛有许多称号,其中一个是「调御丈夫」。《大般涅槃经》卷十八对这个称号的解释,也说明了「丈夫」乃至「佛」都与生理性别无关。

云何『调御丈夫』?自既丈夫,复调丈夫。

什么叫做「调御丈夫」呢?有两方面:自己是丈夫、能够教导丈夫。[注2]

善男子!言如来者,实非丈夫、非不丈夫。因调丈夫,故名如来为丈夫也。

这一小段经文中有四个「丈夫」,前两个和后两个的意思不一样。「实非丈夫、非不丈夫」是指佛超越了性别。「因调丈夫,故名如来为丈夫也」是说佛能够教导丈夫,因此尊称为丈夫。

善男子!一切男女,若具四法,则名丈夫。何等为四?一、善知识;二、能听法;三、思惟义;四、如说修行。善男子!若男、若女,具是四法,则名丈夫。

这里解释到,任何人——不论男女——如果具备四种善法,就可以被称为「丈夫」。这四种善法是:
(一)亲近善知识;
(二)亲近之后,能恭敬听闻正法;
(三)听闻之后,能如理地思惟法义;
(四)思惟之后,能付诸实践、认真修行,而不仅仅是空谈、空想。[注3]


善男子!若有男子,无此四法,则不得名为丈夫也,何以故?身虽丈夫,行同畜生。

假如有人,虽是男性,但不具备上述四种善法,那么不配被称为「丈夫」。

行同畜生」并非无端的辱骂,而是如实地指出:许多人道众生,每日行事无非是被贪瞋痴的「本能」所驱使,在这一点上和畜生道的众生没有区别。如《大智度论》中说:「五欲法者,与畜生共。

如来调伏,若男、若女,是故号佛『调御丈夫』。

这一句呼应开头,总结道:佛平等地教导众生,无论男女(甚至无论物种);教其善法,令证圣果、成大丈夫。因此,佛被尊称为「调御丈夫」。

以上两段经文,很清楚地说明了,佛法中的「丈夫」这一称谓与个人修行有关,而与性别无关。



释疑

问:人们常说的一些俗语,如「巾帼不让须眉」、「女中豪杰」等,看似褒奖女性,本质上还是在抬举男性、在俯视女性。佛教推崇「丈夫」,是否存在同样的问题?

答:不会的。佛法中的「丈夫」和世俗的「丈夫」之间,有两个区别。

A. 佛法中「丈夫」的判断标准是性别中性的善法,而非有关性别气质或性别角色的刻板印象、乃至偏见等。

B. 按照「善法」的标准,当今绝大多数男性都不配称为「丈夫」;恰恰相反,更多的女性堪称「丈夫」——这个称谓并不偏袒男性。如《法灭尽经》中说:「法欲灭时,女人精进,恒作功德。男子懈慢,不用法语;眼见沙门,如视粪土,无有信心。


脚注

[注1]契经」就是佛经。「四向、四果」是声闻乘的贤圣果位,统称「四双八辈」,包括:须陀洹向、须陀洹(初果),斯陀含向、斯陀含(二果),阿那含向、阿那含(三果),阿罗汉向、阿罗汉(四果)。

[注2] (tiáo)」指调教、训练;「」指驾驭。「调御」是一个比喻,将众生的心念比作桀骜不驯的奔马;将佛对众生的教导、以及众生对自己心念的训练比作调教马匹。

[注3] 这四种善法合称「四预流支」,是圣道的基础。修习四预流支,可以使人增长智慧;乃至可以证初果(预流果)。例如《法蕴论·预流支品》中说:「
若能亲近供养善士,便闻正法;闻正法已,便能如理观深妙义;如理观察深妙义已,便能进修法随法行;既精进修法随法行,便得趣入正性离生。


回向

愿诸世界常安隐,无边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业并消除,远离众苦归圆寂。
恒用戒香涂莹体,常持定服以资身,
菩提妙华遍庄严,随所住处常安乐。



参考文献

《大般涅槃经》,北凉三藏法师昙无谶译,CBETA 2019.Q4, T12, no. 374.
《佛说法灭尽经》,失译,CBETA 2019.Q4, T12, no. 396.
《佛说无常经》,唐三藏法师义净译,CBETA 2019.Q4, T17, no. 801.
《大智度论》,龙树菩萨造,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25, no. 1509.
《阿毗达磨法蕴足论》,尊者大目乾连造,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 2019.Q4, T26, no. 1537.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五百大阿罗汉等造,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 2019.Q4, T26, no. 1545.

#佛法在世间

归敬

稽首总敬三宝尊,是谓正因能普济。
生死迷愚镇沉溺,咸令出离至菩提。



引言

有朋友分享了一个困惑。彼看见《药师经》中提到,药师佛所在的「净琉璃世界」没有女性;又说如果有女性厌恶女身,可以转女成男。[注1] 彼认为,这些语句看起来似乎是厌女的、是性别歧视。

这是一个很敏锐的观察。其实,这些文句并不厌女;它们表达了至少两层含义:
a) 佛教看见女性受到的苦、乃至一切基于性别的苦,并提供了一套解决方案(本文将着重讨论这一点);
b) 佛教支持跨性别人士(这将在之后的文章中讨论)。

正文将分为两大部分:
一、没有女性的净土;
二、有女性的净土。



正文

一、没有女性的净土

一些净土不存在女性。准确来说,是不存在性别。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提到,性别是随着人类的堕落而出现、演变的;更高「维度」的地方,如色界和无色界,不存在性别。换言之,如果一个地方存在性别,那就意味着该地的居民往往具有更多的烦恼。


净土到底是什么?

净土,本质上也还是一个世界,就像我们的世界一样。当然,也有不太一样的地方。已知的净土——如净琉璃世界、极乐世界、妙喜世界等——与我们目前所处的娑婆世界的区别,可以简单归纳为三方面。

A. 环境好,宜居,谁都可以舒适地生活。如《阿弥陀经》这样概括极乐世界:「其国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故名极乐。」《药师经》也提到,如果有人因为贫穷、疾病等缘故而受种种苦恼,药师佛会先帮彼解决这些生活上的难题,让彼安隐快乐,然后再教彼佛法。

此外,净土的环境之好,也体现在那里适合修行。例如,极乐世界的鸟语花香,无不在以各自的方式宣流佛法,见闻之人「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与之相对的,我们这个娑婆世界充满无量种苦,以及各种修行的障碍。在这里,光是活着就很累了,想要修行更是困难重重。

B. 居民烦恼少,心地善良,互帮互助。例如,妙喜世界的「一切众生,成就十善。……于贪瞋痴,皆悉微薄。……互相遵敬,起导师想。」不像此世界的许多人勾心斗角,乃至剥削、迫害等。因此,佛经常鼓励众生求生净土。用《阿弥陀经》中的话来说就是:「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所以者何?得与如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

C. 有佛住世,而佛是最好的老师。不像此世界释迦牟尼佛已灭度,下一位弥勒佛还未出世,暂时无佛;虽然还有一些遗留的佛法,但信受奉行的人比较少。


净土是怎么来的?

净土,可以近似理解为一个量身定做的夏令营。菩萨花很多时间来考察众生的情况,打造一个净土;成佛时,净土彻底成型,正式开班招生。

《维摩诘经》中提到:「菩萨取于净国,皆为饶益诸众生故。」百花齐放的种种净土,都是为了满足众生的各种需求(≈无障碍设施),及适应各种根机(≈兴趣方向和学习进度)。

《大般若经》中提到,一些菩萨在打造净土的时候:「如是严净佛土:谓彼土中恒不闻有三种恶趣,亦不闻有诸恶见趣,亦不闻有贪瞋痴毒,亦不闻有男女形相,亦不闻有无常苦等不如意事(后略)。」这些描述是相辅相成的。例如,没有烦恼,则不会造恶业、不会堕落,从而不会出现性别或三恶趣;没有苦,则不会引发烦恼;没有性别,也就釜底抽薪地杜绝了基于性别的不公正、迫害、剥削等,并杜绝了一切不公正等所引起的后续的烦恼、业、苦。[注2]


说回《药师经》

《药师经》中提到,药师佛所在的净琉璃世界是:「一向清净,无有女人,亦无恶趣,及苦音声。」这与《大般若经》中所述颇为一致,只是比较简略。我们有理由认为,「无有女人」和「亦不闻有男女形相」根本就是一回事。只是在释迦牟尼佛说《药师经》的时候,把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毕竟,那是三千年前的古印度,不少听众们的接受能力相对有限。

当我们看到这一点,也就可以理解,所谓的「净土没有女性」并非如其字面意思那样简单或「厌女」;恰恰相反,这是对女性乃至一切因人为规定的 (arbitrary) 性别系统而受苦的人的关怀——不存在性别,就消除了基于性别偏见等的苦;不存在胎生,就消除了生育相关的苦,等等。


二、有女性的净土

有些净土存在性别。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妙喜世界。

就像上面提到的那样,众生的情况千差万别——有些人无法一下子接受「没有性别」;有些人希望自己来世能成为某一特定性别的人(例如跨性别人士);也有一些人因为善根有限,暂时去不了没有性别的更高维度,等等——像妙喜这样的净土,就应运而生了。

一个现实的担忧是:生育的存在,已经使性别之间产生了不平等的可能性。为了避免这种局面,不动如来使妙喜世界及其居民具备三个特质。

A. 物质财富极大丰富。每个个体都平等地享有近乎无限的财富。别说和一般的人道、天道相比了,就是和其它净土相比,妙喜世界的生活条件也是非常优渥的:「不动如来佛刹功德广大庄严,于无量佛刹中彼皆无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损人利己显得毫无意义。

B. 精神境界极大提高。仅仅物质富足还不够。妙喜居民几乎没有烦恼:「于贪瞋痴皆悉微薄」;少欲知足,不会贪婪:「阿閦佛说法时,诸弟子便度于习欲。……不贪饮食,亦不贪衣钵,亦不贪众欲(后略)。」烦恼微薄、少欲知足的一个表现就是,那里的大多数人都出家:「在家者少、出家者多。」乃至六欲天的魔众,都常常听法、护法、愿乐出家。换言之,大家都自然地不作恶、不故意欺压别的众生——不论是个体上还是社群上;并过一种极简的 (minimalist), 可持续的 (sustainable) 生活。这些守序善良的居民,使像此世界的源于贪婪或嫉妒等的剥削沦为天方夜谭。

C. 女性主导生育,且无负担。就算没有主观恶意,假如生育本身会给母体带来沉重负担的话,也会造成客观的不平等。有鉴于此,妙喜的生育,全程都不会给母体带来任何伤害、不便、或负担。首先,妙喜居民不会像此世界的人一样性交,甚至不存在不恰当的身体接触:「男子不与女人触身行欲」——这就杜绝了一切非自愿的性行为。假如一位女性产生了淫欲心,主动去看一眼她喜欢的人,不需要有肢体接触,就会怀孕。与此同时,她也会获得「净无尘三昧」(一种宝贵的禅定境界),并永离淫欲之心。 换言之,一位女性一生最多怀孕一次、且完全由她主导。从怀孕到分娩只有七天,比起彼等漫长无涯的生命只是一瞬,不会像此世界那么耽误事情。在此期间,母亲不仅没有痛苦,反而像进入色界的第二禅定一样,身心安乐。胎儿处胎、出生,也没有痛苦,而是和母亲一样安乐。此外,妙喜居民都具有神通,并有不动如来的加持,因此,生育也不会影响母亲的学习、工作、乃至去别的世界旅游等事务。[注3] 更别提,因为妙喜世界的绝大部分众生都自然远离淫欲,所以生育方式以化生为主,只有极少部分是胎生的——换言之,绝大部分女性都无需担心怀孕等事情。

简要地说,极乐、净琉璃等世界不存在性别,是为了适应一部分众生的情况;并且为了避免性别相关的苦、烦恼、业。妙喜等世界存在性别,则是为了适应另一部分众生的情况;且虽然有性别,却不像此世界这样充满性别相关的苦、烦恼、业。因此说,净土有关性别的「设定」不是厌女,而是诸佛菩萨看见女性受到的苦、乃至一切基于性别的苦,而提出的解决方案。诸佛菩萨所发的愿虽不尽相同,但其慈悲是没有差别的。

用《维摩诘经》中的话来总结,那就是:

诸佛如来功德平等;为化众生故,而现佛土不同。……汝见诸佛土,地有若干,而虚空无若干也;如是见诸佛色身有若干耳,其无碍慧无若干也。



释疑

1. 问:《药师经》中提到,净琉璃世界的居民们都具有三十二相。这岂不是说彼都是男身么?

答: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它的基本前提是一个常见误会:「三十二相 = 男身」。其实,三十二相并非男性的专利;相本身是中性的。这在《金光明经》卷五有明文证据:「愿令一切五浊恶世、无量无数无边众生,皆得金色三十二相,非男非女(后略)。

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误会,是因为我们最熟悉的、具有三十二相的人——释迦牟尼佛——是男身。释迦牟尼佛之所以示现男身,是为了度化特定的众生,而非彼一定是男性。一个类似的例子是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说,菩萨观察众生应以何身得度,即现该身说法。

须知:佛也好、相也好,并不是和性别绑定的。高层的天人,尚且是超越性别的存在,何况佛菩萨呢!我们与其纠结佛菩萨的性别,不如多读读《金刚经》:「不应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2. 问:你说妙喜的女性,「看一眼就怀孕」,会不会太轻率了?

答:这里需要简单介绍一下背景知识:三界众生,都是怎样性交的?

我们人道处于三界中最低的欲界,普遍的性交方式是身体/性器官接触。欲界中比我们稍微「高维度/高层次」一点的,有六层天。越往上,淫欲心越淡,性交的方式也越「清水」:「赡部洲人,形交成淫……四大王众天、三十三天亦尔;夜摩天,相抱成淫;覩史多天,执手成淫;乐变化天,欢笑成淫;他化自在天,相顾眄成淫。」再往上的色界和无色界,则既没有性别,也没有性交这回事了:「自上诸天,无复男女……无复淫欲。

由此可知,妙喜世界所谓「看一眼就怀孕」,是指:
a) 那里的居民,淫欲心都很淡;
b) 一生一次的性交的方式是很高维度的。


3. 问:一生只做一次,岂不是很可惜?

答:恰恰相反。高维度的地方看似清水,其所能体验到的喜乐却是低维度的百千万亿倍,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我们觉得鱼水交欢很快乐,欲界天却不那么喜欢身体接触,而是觉得「神交」更快乐;色界天觉得身体接触味同嚼蜡,还是禅定比较快乐;无色界天干脆抛弃了形体。证圣果的人,则彻底脱离三界中一切低级趣味,并且如实了知:「世间五欲乐,或复诸天乐,若比爱尽乐,千分不及一。

妙喜的居民,用看似「清水」的方式做爱,其喜乐却比我们高出无数倍。做完之后,彼等也从此断除淫欲,达到更深层次的「爱尽」之乐。


脚注

[注1]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
彼佛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行菩萨道时,发十二大愿,令诸有情,所求皆得。……第八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有女人,为女百恶之所逼恼,极生厌离,愿舍女身;闻我名已,一切皆得转女成男、具丈夫相,乃至证得无上菩提。


然彼佛土一向清净,无有女人,亦无恶趣及苦音声。……诸有信心善男子、善女人等,应当愿生彼佛世界。


[注2] 根本逻辑就是由「十二因缘」所揭示的「烦恼—业—苦」轮转:因烦恼而造业,因业而受苦,苦会带来更多的苦,并且因苦而产生更多的烦恼……这是一个永无止尽的正反馈环 (positive feedback loop).

[注3] 《大宝积经·不动如来会·菩萨众品》:
若在家菩萨摩诃萨,虽不系念于法会中;随在方所,若坐、若立,以佛神力,皆能听闻、领悟、受持、读诵、通利。……诸在异方,乃至讽诵无别。


若彼菩萨自心欲乐往异佛土,举心便至,形服言音善同方俗;于彼如来礼拜供养,听闻正法,善为问难;能事已周,还归佛所。



回向

愿诸世界常安隐,无边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业并消除,远离众苦归圆寂。
恒用戒香涂莹体,常持定服以资身,
菩提妙华遍庄严,随所住处常安乐。



参考文献

《长阿含经》,后秦三藏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译,CBETA2019.Q4, T01, no. 1.
《杂阿含经》,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CBETA2019.Q4, T02, no. 99.
《大乘悲分陀利经》,失译,CBETA 2019.Q4, T03, no. 158.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六会),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 2019.Q4, T07, no. 220.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08, no. 235.
《大宝积经》,唐三藏法师菩提流志译,CBETA 2019.Q4, T11, no. 310.
《阿閦佛国经》,后汉三藏法师支娄迦谶译,CBETA 2019.Q4, T11, no. 313.
《佛说无量寿经》,曹魏天竺三藏康僧铠译,CBETA 2019.Q4, T12, no. 360.
《佛说阿弥陀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12, no. 366.
《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经》,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 2019.Q4, T14, no. 450.
《维摩诘所说经》,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CBETA 2019.Q4, T14, no. 475.
《金光明最胜王经》,唐三藏法师义净译,CBETA 2019.Q4, T16, no. 665.
《佛说无常经》,唐三藏法师义净译,CBETA 2019.Q4, T17, no. 801.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五百大阿罗汉等造,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 2019.Q4, T26, no. 1545.

《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尊者众贤造,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 2019.Q4, T29, no. 1562.

#佛法在世间

归敬

稽首总敬三宝尊,是谓正因能普济。
生死迷愚镇沉溺,咸令出离至菩提。



引言

本系列将系统性地梳理、解读佛教文本中对性别相关议题的探讨。本文是第一篇,立足点是一个叫做「说一切有部」的部派。释迦牟尼佛涅槃之后,印度的佛教僧团逐渐分为十八个学派(部派)。其中,说一切有部(以下简称有部)较为古老、影响力较大、且存有较全面的中译典籍。

正文将分为三个部分,其中第一部分主要在讲故事,较为轻松。
一、劫初事——性别起源的故事;
二、体无别——不同性别的人之间没有本质区别;
三、施设有——性别是社会建构。



正文

一、劫初事

一些人认为,性别是人的「出厂设置」。而在佛教传说中,人一开始是没有性别的;后来,男女同时出现。对佛教比较陌生的人,也许会觉得这个传说充满神秘色彩,难以置信。这很正常。我们将它视为一个隐喻,关注它所传达的信息即可。

(一)先讲故事

佛教认为,同时存在无数个世界。每个世界都会经历四个阶段:成、住、坏、空(形成→维持→崩坏→归于虚无)。佛教的时间单位「劫 (kalpa)」即是基于此:一个世界从成到空,称为一个大劫;四个阶段,各是一个中劫;每个中劫,分为二十个小劫。因此,一个世界刚刚形成的时候,就叫「劫初」。

劫初,世界刚刚形成,几乎什么都没有。当时有一些人,生活在一层叫做「光音天」的天上(可以近似理解为异世界)。彼等[注1] 是天道众生,或者叫天人。光音天的大家寿命很长,有两大劫;一生中会完整见证至少一个世界的生灭。

有一些人,在光音天上命终的时候,正好是地上的劫初,于是投生到了地上。刚来的时候,大家和在天上时一样——身体有光,会飞,不存在性别、贵贱、美丑等区别。以及,出生的方式是「化生」,即不依托母胎或卵等;从天上命终之后,新身立刻在地上凭空出现,生命无缝衔接。

原本在光音天上,人们是不需要吃东西的。刚下来的人,可能好奇心比较重,看见地上有一种未知的物质(后来称为「地味」),就探索起来。有人试着尝了尝。余人见状,也有样学样。于是出现了饮食这回事。

吃了地上的东西之后,人们渐渐失去身光和飞行的能力。吃得越多,失去的越多。于是,诸人之间,出现了胜劣之别。吃得少的人,有更多、更漂亮的光,及更强的飞行能力,就看不起那些吃得多的,生起轻慢心;吃得多的呢,又嫉妒吃得少的。这样,人们之间互相生不善心、行不善法。因为不善的缘故,食物也变得越来越差。

地味消失,出现了次一等的「地饼」。随着人们之间矛盾的加深,地饼消失,出现了又次一等的「林藤」。后来,林藤也消失了,出现了「香稻」。这些食物,越来越低劣,越来越粗糙,吃起来也越来越费劲。人们吃呀吃,身体也变得越发粗重。终于,在吃了香稻之后,人们产生了排泄的需求。于是,人身上出现了排泄器官,之后又出现了性器官。

由于各人吃得不一样,器官也长得不一样。大家左右看看,就起了分别心。有一些合拍的人,一起探索身体。探索的过程中,对互相的身体产生了爱染,于是有了交媾这回事。再到后来,才渐渐出现了社会分工等。

交媾普遍发生之后,人们的生殖方式从化生过渡到胎生。在过渡阶段,怀孕、生产和化生时一样没有痛苦;只是新生命的诞生必须依托人身了。经中把此时的怀孕比作「疮疱」,类似水泡。水泡在人身上日渐长大;不过对身体没有负担。生产时,水泡破开,孩子就从里面出来了。这个阶段,男性也可以生孩子。等到人们完全过渡到胎生时,就只剩女性可以生孩子了。并且,生育也变得更加痛苦、凶险。


(二)故事的启发

A. 性别是在人类的堕落中出现的。换言之,任何一种性别,都不比另一种更高贵、更优越。激进一点地说,现在的人拥有性别这一现象,即是「低劣」的象征。

B. 两性是同时出现的。换言之,没有任何一种性别是「第一位的」或「基础的」。没有任何一种性别,理应比另一种受到更多的推崇或尊敬。

C. 性别的出现,早于社会分工、社会角色,甚至早于道德体系以及绝大多数的刻板印象。因此,将性别作为几乎任何候选人的标准,都是不合理的——如一些岗位在招聘时不招女性、一些学院在录取时压低女性的比例等。任何基于性别的笼统判断、刻板印象、偏见、乃至歧视、道德约束等,如「女人都如何如何」、「是男人就该怎样怎样」这类表述,都应当受到质疑。所有人都理应有权按彼乐意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性别。

D. 最早对性别的认识与区分,是基于性器官的。而人们的多种多样的因缘、业力导致大家的性器官组成了一个谱。这个谱上的性器官可能是呈双峰分布的 (bimodal distribution); 但绝非二元 (binary). 仅从这个角度来说,性别也不是二元的。这就像出现性别之前的人,身上的光明虽有多少之别,但却是一个连续的谱;谁都无法画出一条清晰的线,将光的多寡分为两个对立的极端一样。[注2]

E. 由于性别是多元的,取向也是多元的。传统的顺性别异性恋,绝非唯一一种「默认状态」或「最自然的状态」。所有的取向,都同样正常、同样自然。

F. 轮回中的人,每一世之间的性别,都是不固定的/流动的;每一世所在世界的性别观念等,也可能会不尽相同。而一个人如果长期处于较为稳定的状态,就会产生惯性,并在突然切换时感到违和。比方说,曾长期生活在不存在性别的环境中的人,刚来我们现在这个世界,就会不适,并对「性吸引」等概念感到难以理解,甚至排斥性交。再比方说,曾经连续许多生做男性的人,此生如果作为女性长大,就容易产生与其社会性别不同的认同。因此,所有的性别认同和性别表现等,都是自然的,都应当得到认可与尊重。

G. 当人类完全过渡到胎生后,生育成了一件高风险、高痛苦的事情,且完全由女性承担。从此,基于性别的不平等乃至剥削就越来越严重了。现阶段性别平等的努力中,必然应当包含促进男性更多地承担生育的责任、以及减轻母亲的痛苦这两点。前者如推动男性产假。后者如推广无痛分娩、剖腹产等。

H. 由于生育的风险和痛苦很高,我们应当更广泛地普及避孕的知识与手段——作为普及性教育中的重要一环。其中,男性结扎这种明显利大于弊的手段,宜应推广。有些女性出于种种原因选择堕胎,她们的选择也应当得到尊重。[注3]

I. 性别和生育方式等,由两方面决定:a) 每一个体的「别业」,b) 整个族群的「共业」。未来某一天,人们的共业也许会有明显的改变。彼时的人们,一定会有与现在不尽相同的性别、生育方式等。

故事讲完了。那么,这个故事对佛教的理念与实践,有怎样的现实意义呢?


二、体无别

信奉「生理决定论」的人们似乎认为,染色体、荷尔蒙、性器官等方面的区别,是一道鸿沟,将女性与男性分开。

染色体和荷尔蒙是比较新的概念;但性器官的不同,是自古就被观察到的现象。有部的论师们,是承认这样的区别的;同时,彼等主张,这些外在的区别并非本质。

《顺正理论》卷三十六指出:
别解脱律仪……虽名有八,实体唯四:一、苾刍律仪……唯此四种别解律仪,皆有体实,相各别故。所以者何?离苾刍律仪,无别苾刍尼律仪。……云何知然?由形改转,体虽无舍得,而名有异故。形谓形相,即男女根;由此二根,男女形别。但由形转,令诸律仪名为苾刍、苾刍尼等。(后略)


别解脱律仪,即佛教徒的戒律,一共有八种。受戒之后,就有种种不同的称谓/身份。出家并受具足戒的男称为苾刍(比丘)、女性称为苾刍尼(比丘尼)。

这以具足戒为例,说,男性所受的戒(苾刍律仪)和女性所受的戒(苾刍尼律仪),虽然有名称上的不同(名有异),但没有根本上的区别,因此可以视为同一种(虽名有八,实体唯四)。虽然性别有不同,但苾刍和苾刍尼从根本上是平等的、无差别的。这个「根本上没有差别」有三层含义:
a) 无论性别如何,大家都是人(因为如果不是人,就不可以出家受戒了);
b) 大家所受的戒的种类、以及身份是相同的(因为佛教徒的身份基于所受戒律);
c) 大家都可以平等地学佛法,并达到佛教的终极目标:解脱(即解脱与性别无关)。

如《法蕴论》卷二说:
佛弟子众,一戒、一学、一说、一别解脱,同戒、同学、同说、同别解脱。


这在实践中的指导意义是:假如有出家人变性了,如从男性变为女性,或从女性变为男性,那直接转入另一部僧团即可,沒有什么问题。因为性别只是一种表象,不同性别的人之间没有本质区别。

如《十诵律》卷四十提到:
佛在舍卫国。尔时,有比丘失男根、成女根。诸比丘不知云何?是事白佛。佛言:『即以先出家受具戒岁数,遣入比丘尼众中。』

佛在舍卫国。尔时有比丘尼,失女根、得男根。诸比丘尼不知云何?是事白佛。佛言:『即以先出家受具戒岁数,遣入比丘众中。』


在当时的父系社会中,佛教允许女性出家、受戒,并宣扬女性同样可以证圣果、获解脱的理念,以及看见、认可跨性别人士等等,可以说都是惊世骇俗的。而当我们理解了佛教中性别平等的理念及其来源时,也就不难理解「社会建构」的主张了。


三、施设有

从上世纪中期开始,在社会学和女性主义中,出现了这样一种理论,认为所谓的性别角色等,并非天生或自然的,而是社会建构的 (the social construction of gender). 这个掀起轩然大波的理论,其实在两千年前就曾被人提出过。

《大毗婆沙论》卷九指出:
然诸「有」者,有说二种:一、实物有,谓蕴界等;二、施设有,谓男女等。


有部的论师们,将世界上的种种存在和现象(诸有),划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实际存在的(实物有),如五蕴、十八界等,是构成世界和人的认知的基本结构或元素。第二种则非实有、非自然,而是人为的规定(施设有);就算是「普世」的规定,也只不过是社会习俗罢了——典型例子就是男女性别。「施设」的意思是「安立;建立;设置」。

有部之所以主张性别是一种社会建构,是因为不同性别的人之间虽然有表象的不同,却没有本质的不同——就像别的任何表象一样。而之所以说不同性别的人没有本质区别,是因为性别是同时出现的;性别的出现早于社会分工、社会角色、道德体系、以及绝大多数的刻板印象;且由于每个人的业力、因缘不同,整体来说,性别是一个双峰分布的谱,而非泾渭分明、非黑即白的两性。

像这样,有部构建了对性别平等理论的框架,并在实践中接纳女性、跨性别者、以及其余种种弱势群体。

在这样的环境中出家的女性,也充满自信与勇气。当有人因为她们的性别而在言语上骚扰或恐吓她们,质疑她们的智慧,声称她们无法解脱,「好心」劝她们不如还俗时,她们掷地有声地反驳:
心入于正受,女形复何为?
智或若生已,逮得无上法。
若于男女想,心不得俱离,
彼即随魔说,汝应往语彼。


世间有出要,我自知所得;
鄙下之恶魔,汝不知其道。


我心有大力,善修习神通,
大缚已解脱,不畏汝恶魔。




脚注

[注1] 「彼」是一个中性的人称代词,类似 “ta.” 这个代词古已有之,且用法很灵活。指代若干个个体,可以说「彼等」。如果需要特别说明该群体的共性,可以说「彼等某某」或「彼诸某某」,例如「彼等诸人」、「彼诸龙众」、「彼诸男子」。指代「(彼等中的)每一位」,可以说「彼彼」。

[注2] 有关所谓「生理性别」的复杂性,科学美国 (Scientific American) Amanda Montañez 有一个很棒的数据可视化成果:Visualizing Sex as a Spectrum.

[注3] 佛教认为,堕胎属于杀生,因此不鼓励堕胎。另一方面,佛教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许多女性在权衡之后,认为堕胎是更好的选择。佛教固然不赞同这种选择,但也会保持尊重与理解。与此同时,仅仅反堕胎只是治标不治本,甚至有可能加重对女性的结构性压迫。因此,更加要紧的是:通过种种手段,减少意外怀孕的可能性。这类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普及性教育、推广保护措施、减少男性性犯罪者的数量、提高普遍的性别平等意识、提高社会对 LGBTQIA+ 群体的理解与包容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减少堕胎。


后记

(2020年6月) 我想写这个题目有一年多了。之前一直有三种担心,使我虽偶尔和朋友聊起这个话题,却始终犹豫着,不敢系统性地写。首先,我担心自己的认识和思维不够成熟,涉猎不足,对材料的理解也不够深入;最终贻笑大方,或误人子弟。其次,我的政治见解与立场,会不可避免地影响我解读佛教在社会议题上的态度;我的文章,恐将沦为一种普通的偏见。最重要的是,佛教的核心是「解脱」、是「觉悟」;而我对社会议题的热衷是否是一种「戏论」,毫无意义?

最近在社交媒体接触时事时,我屡屡见人援引佛经(或者彼以为是佛经的心灵鸡汤),以支持彼那些往往与佛法相悖的论点。一开始,我以为只是个例。见得愈多,我便愈发地寝食难安。终于,我下定决心,不揣浅陋,聊一聊这些议题。我要引用一句经文,发出微弱的悲鸣:「汝意便谓,佛法教学以为灭耶?专精声闻岂可无耶?


回向

愿诸世界常安隐,无边福智益群生,
所有罪业并消除,远离众苦归圆寂。
恒用戒香涂莹体,常持定服以资身,
菩提妙华遍庄严,随所住处常安乐。



参考文献

《杂阿含经》,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CBETA2019.Q4, T02, no. 99.
《大庄严论经》,马鸣菩萨集,后秦三藏鸠摩罗什译,CBETA2019.Q4, T04, no. 201.
《佛说无常经》,唐三藏法师义净译,CBETA2019.Q4, T17, no. 801.
《十诵律》,后秦北印度三藏弗若多罗译,CBETA2019.Q4, T23, no. 1435.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五百大阿罗汉等造,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2019.Q4, T26, no. 1545.
《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尊者众贤造,唐三藏法师玄奘译,CBETA2019.Q4, T29, no. 1562.

Lindsey, Linda L. (2015). “The Sociology of Gender.” Boston: Pearson.
Gallagher, C. & Laqueur, T. (eds). (1987). “The Making of the Modern Body.” Berkeley, C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佛法在世间